是否有一些人对儿童冠状病毒(2019-nCoV / COVID-19)的免疫力与儿童时期接触过类似病毒?


回答 1:

这带来了一些引人入胜且充满希望的可能性……

在中国研究蝙蝠的研究人员发现,蝙蝠种群中携带数百种冠状病毒,而且向人类外溢的情况并不罕见。

只有一种蝙蝠冠状病毒从蝙蝠传播到人身上,并且只在一处和一处发生,这有什么几​​率呢?

如果除新的新型电晕病毒以外的一种非常相似的蝙蝠电晕病毒变种(我们称其为“ bueno-corona病毒”)目前正在社会中流传,而与新的电晕相比,bueno-电晕病毒的生命威胁要小几个数量级。病毒,那么布宜诺斯拉冕冠病毒可能会秘密地强迫一部分人拥有有效对抗新型冠冕病毒的抗体。

这可以解释为什么中国报告的COVID-19传播速度有所放缓。 该病毒用尽了没有抗体的人,即没有感染过布宜诺拉冕冠病毒的人。

这种事情并非史无前例。 牛痘病毒对天花病毒具有免疫力。

如果这不是偶然发生的话,那么生物武器行业的人们可能会想出并释放出一种w弱的日冕病毒,这种日冕病毒可以迅速传播并向普通人群灌输对COVID-19的免疫力。